2021-01-20

 

雷光夏                  我與水晶與聲音景觀
任將達                 《我的90聲音光譜,在夏天,》   


雷光夏是大家都知道的才女歌手,傑出配樂家與廣播人,比較少人知道她出道於水晶唱片。她的第一張專輯《我是雷光夏》收錄她高中時代的民謠作品,中間穿插她後來致力的聲音景觀作品,形成一張令人難忘的專輯

 

下面是雷光夏對於水晶日子的回憶                                             雷光夏

 


       

大學時,因為電影作業的關係,聯繫去拍攝了水晶的《戲螞蟻》排練及演出過程,當時見到了潘麗麗、陳明章、還有李欣芸、林暐哲,以及未成名前長髮的帥氣吉他手伍佰。

念完研究所畢業,待業在家、一心想做配樂工作的我,告訴當時是導演的爸爸,太喜歡水晶唱片的作品了,想去那家公司當志工,幫忙貼郵票也行!爸爸說:妳何不把自己的音樂寄給他們聽?

 音樂寄去後,真的接到老闆阿達打來的電話,從此進入水晶,認識了姑媽(企劃總監何穎怡)以及其他更多人。在板橋的那棟辦公室裡,第一次聽到姑媽說”Soundscape“這個單字,她說我的音樂,像是某種音樂織錦,又介紹了Laurie Anderson讓我聽,這些事,都讓我驚奇睜大了眼。

當時他們籌劃著每週末開台巴士,載著所有的歌手們,到各個地方的小學、夜市或公園前演出並賣CD⋯⋯

那時,覺得自己很像電影裡巡迴的搖滾樂手,在高速公路交流道下車時,總已經是深夜。


回想起來,水晶為什麼願意答應我們這些傻氣大學生去側拍呢?(後來我們的作業草草收場)是什麼樣的能量,願意將自己誠實展現?當時唱片公司老闆阿達為什麼願意親自打那通電話,給一個一無所事的人呢?為什麼在那台裝滿樂手的巴士上,每個週末,呼嘯過一座座鄉村城市,我們卻絲毫不覺疲累呢? 

 

還有,為什麼我後來的每一首音樂裡,都想像著Soundscape呢?

 

紀念九零年代。

 


以下是製作人任將達語

《我的90聲音光譜,在夏天,》                             阿達

 

那天在老頭錄音室,地下室,光夏為了大學作業依約來採訪,訪問內容圍繞著正在進行的「戲螞蟻夜市叫賣」巡迴表演。

解嚴沒多久,表達自由(freedom of expression)還夯著,新鮮事在勇於嘗試的時代氛圍下,一切顯得理所當然,更是讓關心本土文化的年輕音樂創作人,蠢蠢欲動。

「妳也創作啊,有機會聽聽嗎 ?」採訪末了,好奇心驅使下問了光夏。

隔幾天,傾盆大雨下,來不及脫下雨衣的光夏拎著她的創作demo來到位於南京東路五段的水晶辦公室,大概是騎車來的,身體還抖著,頓時感受到音樂聽不到的堅持。

簽完約沒多久,記得那天是在板橋三民路的新辦公室,約好談有關製作方向及內容。當天碰巧我有客人臨時來訪,不得不留下光夏一人在會議室等待,她大概嫌無聊就拿起吉他哼唱起她高中時的私房歌,隔著辦公室牆飄來的歌聲,聽起來像是經過音箱內完美共鳴後回溯過來的聲響,極簡又動人,不斷地被吸引過去。

最終,經過光夏的同意,專輯製作以studio live 的形式,去除掉一切不必要的干擾,留住純粹。專輯名《我叫雷光夏》,就以作品自己的聲音在拮据的宣傳預算下成為最會跑的專輯,聽了就會讓人想帶走的音樂作品,90年代,我們留住 且留下『one of kind』。

 

雷光夏的得獎記錄

1999年《臉頰貼緊月球》獲得第10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2010年,以歌曲《第36個故事》獲47電影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2011年憑藉《她的改變》獲得第22屆金曲獎演奏類最佳專輯製作人獎。


「我是雷光夏」音樂聆聽我是雷光夏  

 

2021-01-19

 



車鼓陣民族藝師吳天羅音樂與故事上線(來自臺灣底層的聲音一)

                                                                                                             何穎怡






1989年,我與水晶唱片任將達到土庫鎮吳天羅家中錄音。我記得幾乎沒有一個房間隔音效果好到可以錄音,最後是請他的女兒媳婦拿出幾床棉被遮住門窗,就這樣錄了三首作品。

其中一首「蔣公抗日歌」拿去做工作帶時,我還記得工廠老闆說,為什麼他整首歌聽完,蔣公都沒出現呢。我們笑,他還沒寫完啦,等他寫完再去錄,蔣公就出來了。吳天羅在我們錄完音後的第二年得到「民族藝師」殊榮,2000年過世。

民族藝師頭銜聽起來很風光,但是車鼓陣背後的掙扎餬口,備極辛苦,不是我們能想像的。下面,是我當年跟他們一起去電視上節目後寫的田野筆記,你們看了就知。

民族藝師的背後現實是他們得靠牽亡賺吃,還得跟脫衣舞團火拚。照片是我們跟著他們出牽亡陣頭拍的一景。




吳天羅的生平簡介請見:吳天羅生平
我們寫的吳天羅田野故事:吳天羅故事

                                 我們採錄的吳天羅車鼓陣音樂




我們拍攝的吳天羅田野故事紀錄片




2021-01-17

趙一豪「把我自己掏出(收回)來」風波始末





1990年,趙一豪在水晶唱片灌錄了「把我自己掏出來」專輯,有鑑於專輯內容有消極灰色思想,卻完全不礙其藝術表達完整性,水晶唱片決定採用美國剛通過的唱片分級制,將這張唱片列為NC-17(No Children under 17)。

沒想到這個作法引起新聞局注意,雖然已經廢除了先審後播制,還是要求我們將歌詞送去新聞局給「社會公正人士」組成的委員會審查。審查結果確定要查禁。期間,水晶唱片雖然也找了專家學者民意代表在立院召開公聽會,仍然無法推翻新聞局的「社會公正人士」評判結果。

最後專輯更改了新聞局有意見的三首曲子,改以「把我自己收回來」上市。

有興趣探究這段歷史的人請上我們雲端趙一豪「把我自己掏出來」風波始末 。裡面有事件逐日記,新聞局給水晶的公函、趙一豪訪談錄,以及專輯樂評。


下面這篇文章來自鄭玉卿的回憶,當時她是立院助理,幫我們籌組公聽會。鄭玉卿目前是「全球邵族之友會」發言人。

把我自己掏出來 鄭玉卿

1990年,我任時為立法委員謝長廷的助理。我所在的圖書館3樓大多為民進黨籍委員的助理辦公室。

當時各報記者以圖表摘要各委員質詢與問政表現,不少立法委員為見報好看,要求無論口頭質詢、書面質詢、平面媒體與電視新聞報導都要有量。我被要求和行政院相關部會比賽作文──每週三篇書面質詢,行政院再針對質詢內容回覆。

約莫是12月初,三樓研究室收到一長串傳真稿,是關於《把我自己掏出來》禁止發行並遭扣押的事。忘記是哪位委員助理拿這份傳真,詢問有無人有興趣?此事便輾轉到我手上。

依上面的電話跟水晶(事後才知是何姑媽)聯繫,得知事情急迫,遂先緊急質詢,但書面質詢力度不足,姑媽希望能舉辦記者會交付公評。採訪通稿由水晶發佈,我協助邀請相關單位、立法委員,以及安排會議室。

每位助理都有業績壓力,採聯合質詢能減輕「壓力」,又可加大「壓力」;我打這樣的算盤。鄰桌高雄籍余姓立委的助理經常跟我說他喜歡Deep PurpleSting.,我問他要否一起提聯合質詢?他說他是法政助理。前面洪姓立委助理對此沒興趣,再前面的南投籍彭姓委員的助理是財經專業…,最後只能獨自提質詢,我的老闆沒有阻攔我,但他反問此舉不會幫唱片公司變相宣傳嗎?

會議室須以委員名義申請,記者會當日謝長廷另有委員會,無奈之下只好跟後座盧修一委員的助理求助。這位年紀五十幾近六十的女性行政助理,每天看到股市漲跌就嚷「跌啦,跌啦,財富重分配」,在其他立委助理沒興趣也不想減輕業績的情形下,幫我借好會議室,告訴我盧委員行程,要我直接邀請他出席。這也是為何書面質詢是由謝長廷提出,記者會卻是盧修一出席的原因。

姑媽要我寫這段「回憶錄」,剛開始我有些記憶真空,但我逐漸想起高一升高二的那年夏天,在報紙上看到一則高一女生喝農藥自殺的消息,那是高一同班同學。她始終倒數第一,成績差到幾乎沒有朋友,她被留級,在開學前夕以最激烈的方式結束排除機制在她身上施加的一切。

 還想起大一時,突然得知二位小學同班同學,他們從小青梅竹馬互相喜歡,二人皆是台北前二志願學校的學生,在大學聯考前夕,二人連袂「私奔」消失無蹤。

把自己掏出來是多難的一件事?把自己收回去又要吞下多少難忍的事?在現實中,《把我自己掏出來》是傳說中的搶手專輯,拍賣徵求喊得價高且難求。如果事情只是歌詞粗俗不雅、涉及性愛、灰色,我不認為這是多大的事。最大也最難的是如同歌詞中生命尋不到出口,而最後的一點嘗試還被管制,禁止人尋找出口。


新聞局查禁「把我自己掏出來」的公函,清晰PDF檔請至上面的雲端連結。

趙一豪的「把我自己收回來」專輯欣賞,以及20分鐘紀錄片,請至
紀錄片由侯孝賢攝影師陳懷恩拍攝。




 


 

2021-01-15

           平埔族潘秀梅故事與音樂上線

                      

                         「來自臺灣底層的聲音壹」

                                                                                                               何穎怡

1991年,我還在聯合晚報上班,空閒時間,幫水晶唱片企劃了「來自臺灣底層的聲音壹」。那是個盒套裝,包含雙CD、田野筆記書、田野記錄影片與明信片。這是水晶唱片加入音樂採集的第一發。

我們一共採錄了九個對象,現在陸續把他們的故事上傳雲端。九個故事由不同田野記錄員撰寫。潘秀梅故事的撰寫人是廖嘉展,現任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他的潘秀梅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來自臺灣底層的聲音壹」製作理念與「潘秀梅的故事」請前往底層聲音製作理念與潘秀梅


潘秀梅的音樂請往,連續三首。




綠色小組拍攝的潘秀梅田野記錄影片。








                  

 




2021-01-14

搖滾客第二期上線  1987.7.




現在回頭看,「搖滾客」第二期有種透視的遠見,它發行於1987年7月,但是它介紹了U2的The Joshua Tree, Billy Bragg的Talking With Taxman About Poetry, Suzanne Vega的Solutide Standing, Prince 的Sign  of the Times,這些作品後來都成為搖滾經典。

當期有兩篇專題文章,一個是從Jesus and Mary Chain談新teen rock。這支樂團在歷史上的定位不容質疑。而方無行寫的饒舌音樂裡的重金屬可能是台灣首見的嘻哈音樂深度分析。

當期講座何穎怡談的Laurie Anderson 更是當今美國最重要的實驗搖滾聲音雕塑家。

此期並預告台北新音樂節活動,這個由水晶唱片主辦的音樂節一共舉行四屆,當時是各大唱片公司推銷「創作歌手」的重要窗口,改天,我們再正式介紹台北新音樂節的歷史定位與其中種種。

下面是我們做的「搖滾客第二期」曲單。搖滾客第二期曲單






                   



2021-01-12


兩則關於「下午的一齣戲」的故事

                                                                                                                     何穎怡

 常聽見人們說「下午的一齣戲」是偉大的概念性作品。現在我就來分享它背後的故事。

第一則:所謂的概念性專輯如何產生的後設的「下午一齣戲」

這張專輯我跟寫詞的陳明瑜負責文案撰寫。
這是我寫過難度最高的文案,因為,製作人林暐哲與李欣芸先排好了曲單,告訴我rundown(歌曲順序)長這樣,專輯名稱要叫「下午的一齣戲」。
我還記得我構想這些曲子要串成一部電影的感覺,我跟寫詞的陳明瑜窩在錄音間,不斷討論這些歌曲的背後故事,然後設法把它變成有串連感的故事。
後來有人說「下午的一齣戲」是了不起的「概念性專輯」,我簡直笑不出來。好後設啊。
我想講兩個故事。第一個是你們從未注意過的陳明瑜。
我認識他時,他已經跟陳明章合作寫詞很多年。他在稅捐處上班。跟陳明章分道揚鑣後,他神隱於人間。跟所有偉大的作者一樣,他很愛說故事,很會講故事。而且超級喜愛講一些奇怪的故事。
譬如我們有一次聊天,談到煙花女子與黑道大哥,我說可能是「亡命的感覺」讓他們之間的愛情顯得壯烈,否則,那些女人不會死守,不顧性命的守。陳明瑜話題一轉,跟我說,他看八卦雜誌,有一個黑道小角綽號叫「塑膠」。他覺得這個綽號有趣極了,是不是代表這個人韌性極強呢。我就跟他說,我看過一個黑道人物叫「法國趙」,後來被剁了腳筋。我說,因為這個人平常講話「很神」「很哲學」,大家都聽不懂,簡直是在聽法國話,所以他得到綽號「法國趙」。後來我認識不少美術設計者講起來話簡直就是另一種版本的「法國趙」。
關於「再會吧,北投」這首歌,我跟陳明瑜設計出一個文惠角色,像是煙花界的烈女。陳明瑜跟我提到卡拉OK與那卡西,講了一句直到今日我都覺得棒到不行的話,他說啊,那種場合裡,大家都是「喝歡喜的酒,唱悲傷的歌」。後來,我因為做田野調查,混過不少酒家與茶店,更是深感此話不假。只是「歡喜酒」也只是表層,因為有太多人唱完悲傷的歌,喝得大醉後,是哭泣,是抱怨,是蠻纏。
我不知道陳明瑜是不是還在稅捐處上班?大隱於市是一定的。喜歡透過細節看人生的人,常常會早早就看破「喝歡喜酒唱悲傷歌」的虛假世界。

另一則故事比較催淚卡拉OK裡的陳明章 陳明章的「下午的一齣戲」是水晶唱片最早拍的一支MTV,透過發行的滾石唱片賣出了卡拉OK。那是你在KVT能唱到的第一首水晶唱片歌曲。 有一天,水晶的老闆任將達,錄音師符昆明,還有幾位公司同仁一起去錢櫃(還是好樂迪?)唱歌,任將達翻開歌本,赫然發現有「下午的一齣戲」,就點來唱,那一剎那的感覺無法形容,這是一首應該在KTV裡呈現的歌嗎?唱的人知道背後的故事嗎?(前提是有人真的點來唱) 但是想像不到的故事發生在後面,任將達按鈴叫服務生,服務生來了後,他說要請經理來,經理來了後,任將達興奮到幾近胡言亂語,對他說:「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陳明章!!!這是我們公司的歌手,我們出版的MV。陳明章,你知道嗎?」 經理當然愕然,然後馬上裝出「你好棒」的表情。當時的我,覺得丟臉,現在的我,想起來,就想哭。如果我還有機會去唱KTV,我再也不想看到任何一支水晶的MV。

#水晶的第一支MV 是侯孝賢的攝影陳懷恩以「世界一級」友情價幫忙拍的。下午的一齣戲MV

#CD美術則是侯孝賢御用海報設計者、人稱開爺的劉開設計的。我校對了非常多次。

#聆賞「下午的一齣戲」請往下午的一齣戲

2021-01-11

「搖滾客」第一期上線 1987.6







 
「搖滾客」第一期 下載點   搖滾客第一期 1987.6


 第一期「搖滾客」月刊介紹了New Order, Andy White, Joy Division, Woodentops, The Mission, Prince, Beastie Boys,以及黃韻玲、紀宏仁等數位在國內剛竄起的新聲。


當期的寫手除了Wax Club成員外,有寫過無數西洋樂評,後來專心研究中國搖滾場景的方無行,以及後來的「黑名單工作室」成員王明輝。當期的講座主講人是配樂大師陳揚。

為了讓大家更清楚「搖滾客」在30年前介紹哪些音樂,我們製作了這個youtube 曲單。請至

搖滾客第一期曲單

檔案掃描:周小蟲   檔案上傳:林崇予


2021-01-09

陳明章2 (水晶唱片與報紙副刊)  何穎怡



水晶唱片的藝人很少出現於娛樂版,因為沒那個價值。(而且坦白告知我當年當水晶唱片企宣統籌的經驗,要拜託記者發一點消息,通常得請吃飯,奉上來店禮,如果沒有在大飯店舉行發片記者會再加來店禮,誰理你,漏新聞,長官也不會罵你,不會在第二天比報時說,XXX,你怎麼沒發XXX的發片新聞,獨漏很好看是不是?因為,長官不知道你這個水晶藝人是什麼東西。@所謂比報,就是拿各家報紙來比較你漏了哪條新聞,哪條獨家,新聞處理比例正確否?比例這一關牽涉到發稿記者、核稿記者、組長、採訪主任、中央編輯台的關關考量。當年我當組長時,最常聽到:一欄破頭題。就是別家拿來作頭題的新聞,你只有一欄題。比例嚴重失當,但是你至少沒有獨漏啊~~保住小命一條。)

因此,宣傳水晶藝人必須另闢途徑。自己發行機關報(「搖滾客」與CIR樂訊),跟副刊版建立良好關係,你自己得有一支像樣的筆,能寫出入得了副刊主編眼睛的文章。

那個時代,時報的「人間副刊」就是文化風向球,你上得了時報人間,代表你開始具有文化份量。自立早報、自立晚報,以及「新新聞」都是能替你冠上文化光環的媒體。後來的「誠品好讀」與「破報」也是,「破報」更傾向於樹立「另類文化」的權威。

因此,你便瞧見下面這篇文章。破題是「戲夢人生」得到喬治德勒魯配樂獎,談民族音樂與新電影結合的可能性,以及衝破國際耳朵的可能性。

目的,當然是在推銷我們做的「戲夢人生」電影原聲帶。

我可以說,水晶唱片在那個年代是最常上副刊與文化版的「流行歌曲唱片公司」。因為如果沒錢攻下娛樂版,就要有能力以「論述」攻下副刊文化版。後者不要錢。

前提是,藝人的作品給了你文化論述的空間。這也不是所有唱片公司都能做的。

下面兩圖,你下載來放大看,大概還可以閱讀。那個大軟碟時代,誰也沒留下電子檔。因為條幅長,第一張的右下被裁掉,請至第二張照片對照閱讀。




 


2021-01-08




四把吉他唱出台灣的天與地 一個叫陳明章的人

任將達 編按:陳明章作品介紹一

秉持製作Double X 「白癡的謊言」的素樸精神,1989年任將達為陳明章錄下了「現場作品一 」,這張目前已經在市面絕版的作品表現出陳明章最純粹的民謠吟唱特色。只有調音不同的四把吉他。

任將達撰寫的錄音過程與心情刊載於1989年8月號編號17的「搖滾客」。

檔案提供與word轉檔校對:周小蟲



有一段對陳明章的音樂及個人的介紹詞是這樣的....


1987年法國南特影展的最佳電影音樂獎由我國的【戀戀風塵】奪得。

這是台灣出品的電影首度在歐美影展獲得音樂獎。它的作曲者是默默無名的陳明章,,他沒有受過正統音樂訓練,卻有蓍傳奇曲折的人生歷程…… (聯合晩報)

一段則是我對陳明章及它的音樂的感觸......。三月二十三日七時成功大學第二演講室。

…...三時開始準備音響設備。現場備有一對吉他用的擴大音箱及一對麥克風。混音器(Mixer)及前後級擴音機、監聽音箱、音效機都未在現場的設施中。簡單的試完音,不知不覺得眉頭緊縮。現場一起工作的只有視聽社社長一人,在兩個人搬動現場多餘桌椅的同時,陳明章已調完四把不同音色的吉他。一把調成正常音調的鋼弦吉他,另一把則是正常音調的尼龍弦。其它兩把,一支調成西塔琴,另一支則調成二弦琴的音調。

走出室內才發覺天色除了陰沈外還下著雨。不知是受到氣候的影響或者是昨夜一晚沒睡好的原因,只感一陣陌名的疲備及不安。從構思到第一場演唱會,陳明章與我獨立作業了有好一段時間。我們希望多為這個地方做一些大家都想做卻一直都未作的一些事.....。

加速的心跳並未加快時間的流逝,喝完了第二杯咖啡距離開演時間還有一大段時間。我與阿章竟不知道如何打發這段等待的時間,是否今晚來參加演唱會聽眾也是這等的心焦。

  6時30分,現場寥寥無幾的聽眾使得不安與焦慮頓時轉為憤怒及不平。難道關心自己本土文化的知份子是如此的稀少及冷感?

7時正,雖然現場還是聚不到半百的人數,陳明章卻在社長的簡單介紹下認眞的開始了節目。為了帶起現場的氣氛,阿章選擇了"雲遊四海"做為當日的序曲。江湖賣藝郎吆喝的唱詞下,台下有了相當的反應,但是這樣的回授還是掩不住他對台上、台下、對立的尬情緒。因此事前準備串連曲目間的對白也都忘的一乾二淨。

第二首曲子他選擇了第二個組曲"戲仔"中的曲子"家族"。這首慢板的曲子十足凸顯他成熟的吉他撥弦技巧,一個個分解開的單音在他優雅的指感下被交待的一清二楚。"山崎是一塊連蕃薯都強要種不起的那個狗屎地,山崎的故厝,阿爸的戲班......" 奇妙的是,陳明章算不上天籟美音的土唱腔卻對稱極了該晚所有的發聲體。這些發聲體除了古他的合弦聲外還包括了現場所有人的呼吸聲、冷氣聲、心跳聲、超荷的音箱嘶聲(Hiss)。這音源的協調性宛如二場預演好的合奏曲緊緊的扣住現場所有人的內心。我完全被現場的瞬間氣息所説服,我絕對的相信這

是一種根性的被激發。"紅磚犞"同樣是選自阿章的"戲仔"組曲中,詼諧親切的詞句更加拉近了台上台下的鴻溝,尤其是唱到「在生女兒的時連村長伯都會叫妳去當尼姑」時全場一陣狂笑,同時掃除了對台上這位滿嘴檳榔帶點滄桑味的奇男子一陳明章的所有疑問。


節目進行到一半終於發生了事前擔憂不已的事情。"音量不足" ,因為光是運用一對吉他用的擴大音箱是達不到理想的音量的,因此陳明章在半嘶吼的唱完"慶端陽''後要求暫時休息。經過短暫的休息後阿章似乎早就忘了早先惡劣的演出環境所帶給他的困擾而繼續了下半段的演唱。"酒空成仔的那條歌","二弦琴","再會吧北投","黑夜的雲" ,等曲子對台下的聽衆雖然都是第一次的經驗,但其中所敘述的故事、曲調、感情卻是那麼的熟悉,那麼的自己、那麼的真實。

  事實上,整場演唱會的過程中,阿章最希望與台下的聽眾共享的對這塊土地的再認識。他相信,同時當天台下的大部份的人也相信,新的一代對這塊育我的地方是那麼的不敬與陌生。他眞誠的希望透過他新舊交接中的台灣新面貌及浮沈百態的紀錄及認識,能幫助那些在這塊上地上的人更能認識自及自己的資產。因此,當日最讓我感動的兩首曲子是"阿雲的故事"組曲中的"賣魚賣肉"及唐山過台灣組曲中的"唐山過台灣"。

前者,阿章以陳達慣用的唱腔唱活了一段淒淒感人的愛情故事,一個肉販與妓女間的故事。其中一段歌詞是這樣的「我來賣魚雖然賺不到多少錢,阿爸的酒錢,小弟的學費,只要我們省著點用,生活是絕對不成問題的……這指金戒子,一錢三分二,這麼輕啊,這麼輕,對我們的將來妳是否有信心。」雖然這樣的詞句只是單純的浮出台灣妓女問題的一環,但是阿章在"阿雲的故事"及"海邊的茄冬樹"兩個組曲中以及他洗綀的社會經驗及對事物精細的洞察力,描繪出台灣經濟快速成長後的一些陰影,是不能不佩服的。https://lh6.googleusercontent.com/ShoXUfMKEEml5ilwIXeVfLG3Ssqmd2Uj0JEvj_on51-MuGipozxFImhAX0U9BLDB7FpyHzMSEh027RZovE43z-MUsxKVrSymO7tS1aGokJThYK5Fij2bmRDtl1VwOHHV5Ia6sFk

"唐山過台灣"雖是簡單的幾個吉他合弦變化,曲勢卻有如當初台灣先民渡海來台時所洋溢著的豪情萬丈,「一隻白鷺鷥,一飛五千里,講伊唐山過台呀嘿。一個小布袋呀,講伊帶著神主牌啊,一個小包袱啊、講伊帶著小香爐啊,講伊要唐山過台灣...... 一手三枝香裡,枝枝有神明,拜託媽祖婆啊,你就保佑平安到淡水...…」。我不知道,該晚是不是有人聽了這首曲子後激動而落淚,但是我確信阿章已紮實地在南台灣播值了自"思想起"後台灣民謠界最重要的一顆種子。我也希望在往後的幾場演出中能有更多熱愛這個地方的人參與。

P.S.陳明章鄉土民謠演唱會從3月23日開始,我們已經在高雄工專(4月11日) 台灣大學( 4月21日 ),台北實踐堂( 5月3日)、文化大學( 5月18日)等地演出。

陳明章現場作品一,請至:陳明章現場作品一

新音樂百科全書、'89台北新音樂節     

                                                                        張世倫


              俗稱為《新音樂百科全書》的此物,我有兩本,兩本都還在。「第二本」是多年後在舊書店一百元購得,後來才知現在於二手市場有點奇貨可居。




           在個人聆樂歷程中意義深刻的「第一本」,是小時候參加「台北新音樂節 '89」時,在台大體育館的演唱會現場外,由蹲坐抽菸的劉開致贈給國中生小毛頭我,至今記憶猶新。謝謝劉開大師。



                那年新音樂節有史辰蘭、吳俊霖、葉樹茵、陳明章、拆除大隊、青銅時代等,但當年有親臨現場者,印象最深應都是香港的黑鳥樂隊,狂是漢與 Cassie 的國語完全聽不懂,但完全無礙演出裡不羈且鋒利的能量,改編自〈滿江紅〉的〈血在燒〉唱到後段時,郭達年從港式粵語轉換為本地人通曉的國語,不大標準地唱道「何為自由/思想被管制/統治者真可惡」,至今仍令人撼動,當時台灣才剛解嚴不久,而演唱會當下所瀰漫的氣氛,就是六四事件





            當時資訊貧乏,廣播音樂節目之無趣單調令人髮指,值得聆聽者,除ICRT少數時段外,大概就凌威半夜節目的老搖滾(但他放新東西的描述錯誤率異常偏高)、中廣青春網老外 Tim 的美國校園排行榜(多年後我覺得他都是自己掰的,並沒有真的依靠一個榜單),以及程港輝每週一到兩次播放、不說廢話不拘樂種的最新水貨黑膠(他的招牌台詞是,「嘿嘿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風格的,封面是這樣的,我們就聽聽看吧」)。比對《新音樂百科全書》裡的文辭描述與實際聲響的聆聽,兩者間是否十分契合或落差極大,遂變成一大樂趣與功課。每一到二週去台北的方圓、藍儂、佳佳等地,比對是否有《新音樂百科全書》上提及的音樂現蹤,也變成中學生每週的踏查功課。Tower Records 還要好幾年後,才會出現。

          過陣子開始發現,「新音樂」一說是在台灣的特殊發明,國外並沒有對應於此的語彙。但「新音樂」也不是不拘樂種、不予定義的開放聆聽,那麼當年關於「新音樂」的策略性提法以及社會建構過程,一如「新台語歌」是怎樣被各種力量產製出來的,也就應該有人要寫一下其過程的歷史成因,及其利弊得失。我們不需要的,是又一個貧血又無趣的「民歌」神話與懷舊,水晶當年的犀利與意義也遠超過此。

        第一本差不多翻到快要全爛了,所以數位化也是功德一件,但實體無價。

      還好我有兩本。

本書下載連結請往此新音樂百科全書